李渊的最后一天:看着李世民和十几个未成年儿子,心中忧惧万分

贞观九年(635年)五月六日正午,大雨倾盆,雷电交加,长安城太安宫垂拱前殿,容颜枯槁的李渊躺在病榻上,气若游丝,病榻旁站着忧容满面的李世民和长孙皇后,地上跪着他的十几个儿子,最大的李元景十七岁,最小的李元婴只有五岁。看着这些尚未成年的儿子们,李渊忧惧交加,禁不住想起九年前那场政变。在那场政变中,自己失去了两个儿子,也失去了皇位。

大唐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庚申日(626年7月2日)破晓,李渊早早起床,张婕妤和尹贵妃一起侍奉他穿上朝衣。两人都给他生了一个皇子,两个皇子都七岁,智慧伶俐,生动可爱。李渊特别痛爱这两位妃子,经常临幸她们。可是今天李渊看到她们,有点恼怒,也有点急躁,另有点不舍。因为她们惹上了大贫苦。

昨天下午散朝之后,李渊把李世民留下,跟他摊了牌。有人状告你图谋造反,克日一连两次“太白经天”(就是太白金星白天泛起在天上,太白金星是杀星,白天浮天,乃改朝换代的征兆),太史令说,太白见秦分,秦王当有天下。你想造反的事就连老天都看不外眼了,派太白星提醒我。

李世民一听,宛若晴天霹雳。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他知道自己最近处境岌岌可危,没想到李渊现在就要动手了。从李渊的角度讲,拿下自己无可厚非,究竟李建成才是太子,才是大唐帝国的国本,自己只是枝叶,还是最粗的那一枝,正是被强力剪除的工具。为了皇权的平稳过渡,“削藩”是任何一位有为天子必行之事。只是李世民没想到是今天,没想到是现在,完全措手不及,猝不及防啊。

他看着李渊严肃而犀利的眼神,知道李渊刻意已下,脑子里高速运转,思考对策。他知道,只要一个应对不妥,自己这辈子就完了。马上会被废掉秦王头街,软禁起来,他的王府亲信会被分化处置惩罚,自己成为关在笼子里的老虎,干等着被拔牙剥皮的那一天。等到李渊驾崩,李建成当了天子,自己的生命也就走到了止境。

李世民究竟是久经沙场的战神,临机应变的能力瑧于至境。老人家说,自古能军无出秦王之右者,陈寅恪说,玄武门之变是李世民平生最凶险,最艰难一战。李世民接触的最大特点,即是声东击西,不按常理出牌。他打的每一场胜仗,险些都是以少击多,在劣势中反败为胜,将不行能变为可能。他知道,太白经天只是李渊要拿掉他的捏词,靠恳求和辩解是没有出路的,必须另辟蹊径。

李世民噗通一声跪倒在地,泪如雨下,父皇,我死不足惜,只是自制了真正的乱臣贼子李建成和李元吉。想当年我打薛举,打刘武周,打宋金刚,打王世充,打窦建德,打刘黑闼,立下赫赫战功,他们嫉妒我,陷害我,为了大唐山河社稷,我一直在容忍,在退让,我也不想兄弟相残,干出令仇者快亲者恨的蠢事来。有件事我一直没有讲,就怕别人说我挑拨离间,今天既然我要死了,我不能不说,否则我下了地狱,见到王世充和窦建德二贼,也会被他们嗤笑。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官网亚博平台  官网亚博平台  官网亚博平台  官网亚博——yabo平  没有找到站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