并不是所有的英雄都能够叫着名字 恩施各县石刻雕厂董事长联系电话

楚天都市报9月2日讯(记者陈俊)1938年10月武汉会战竣事后,湖北省省会也随之迁往鄂西群山中的恩施。

彼时,公路铁路不通,大山阻挡了侵华日军的铁蹄。恩施成为重庆陪都的大屏障,成为华中地域抗日战争的指挥中心和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,是中国反法西斯的重要阵地。

1940年,国民党第六战区司令主座部以陈诚为代表的军政要员迁到恩施,战区统领4省81县,拥有5个团体军,驻扎军力30多万人。今后,小城恩施既是湖北省首府,又是第六战区大本营,直至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逐次迁离,长达7年之久。日军曾对恩施举行疯狂空袭,留下50余处抗战遗址。

9月2日,楚天都市报记者走访恩施州城,如今遗址旁已经是高楼林立的现代化都会。72岁的贺孝贵老人是当地著名文史专家,打开尘封的影象他向记者讲述80年前那段狼烟连天的峥嵘岁月。

伤亡将士用摩崖石刻纪念

并不是所有的英雄都能够叫着名字。恩施市后山湾风吹垭的山崖上,就有一处石刻,纪念着恩施抗日无名英雄。

烈日直射,都会包裹在热气里。从叶挺将军纪念馆后的山包沿荒原小路拾级而上,不外十来分钟便到达山顶。四面空旷,松柏错落。记者几番寻找不得,终于在六角亭街办书院社区事情人员的指点下,发现了林木杂草遮掩的摩崖石刻。

茂密的树丛下,悬崖上镌刻着“抗日伤亡将士公墓”字样。该题刻凹进崖壁,从左至右刻着遒劲的大字,左侧竖刻“中华民国廿九年四月”一行9个小字,右侧竖刻“军政部第十五后方医院院长倪光远”两行15个小字。据资料纪录,该题刻铭框长11米、高1.55米、深0.12米,每字高95厘米、宽80厘米、深6厘米。据此可知,这里原为1940年4月建设的抗日伤亡将士公墓。

岁月侵蚀,丹霞浸染,字迹已经有些斑驳,但仍清晰可辨。有几多忠魂曾埋骨此处?伫立崖边,有寂静的山风掠过。

“抗日战争期间,恩施先后征集入营壮丁18746名,这还不包罗具有爱国热情自愿入伍者。恩施籍官兵,每遇战斗,皆能为守领土英勇杀敌,因此拼死者众。”今年72岁的恩施市文史专家贺孝贵向记者先容。

“该题刻规模较大,文字壮观,镌刻精致,具有重要的历史研究和传统教育价值。”恩施市文物局局长刘清华先容,该题刻于2011年3月在一次滑坡后,被当地汽车维修站的事情人员在楼顶无意间发现。2014年6月被列入第6批湖北省文物掩护单元。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官网亚博平台  官网亚博平台  官网亚博平台  官网亚博——yabo平  没有找到站点